嘉兴市F1资讯杨扬沃尔夫谈法拉利换位风波:我们也偶尔为之

曲目:嘉兴市F1资讯杨扬沃尔夫谈法拉利换位风波:我们也偶尔为之
NJ:
时间:2020-09-21
发行:F1资讯


梅赛德斯车队的领队托托-沃尔夫对于这场出人意料的“1-2”带回非常高兴,但他指出他们的赛车仍然需要升级。
对于法拉利车队的那出戏,他评论到,“这表明要管理两位试图赢得胜利的车手的问题并不是那么轻松的。
我们的做法就像是一支团队,但有时也会这样做,这并不轻松。
但在这种情况下,有必要记住车手在车队中的作用,并尊重他们赢得胜利的愿望。
”(考拉)这不仅是在巴库的直道,它还有应对许多弯道。
伊索拉在墨西哥站期间表示,他将与f1进行沟通以澄清相关情况。
尽管统治了整个混动f1时代,但梅赛德斯车队的未来并不确定。
在f1英国总部,大约有50%的人员申请了临时失业。
谁将最终入选全国20强。
但是所有的运动都是这样。
我真的对托托充满敬意,无论他做什么决定,我都会完全支持。
我们必须要超越目前的水平。
这次我很好。
”科威尔于今年1月份正式表达了离职意向。
对此,他对自己在巴林站排位赛q3中的表现感到满意。
“巴库那条赛道,在那里你要有一个不同的空气动力学配置,所以我认为这站比赛不仅是动力装置造成差异,”他说。
如果未来的f1成为新的机会,那么现在离开这项运动从商业角度看肯定是不适合的,沃尔夫接受《全赛车》采访时表示,所有的数字都在增长----从电视观众到数字世界,再到f1的赞助商。
本田希望,在夏休期之前,能和红牛一起获得他们的第一场胜利,因为他们希望利用这次机会再次在f1中获胜。
不管此次裁决的结果如何,赛点车队和三次提出抗议的雷诺车队都将继续上诉。
中西区成都站预选赛“战火已燃”,f1电竞中国冠军赛热度再度攀升,杆位成绩将由谁创造。
“你必须知道,这是一支规模庞大的车队,有将近2000人,这并不由一个人决定。
“我们在两支车队中间拥有不同的目标。
但幸运的是在不幸的情况之下遇到了安全车,不然我们还会更加落后,而且我觉得燃油也是个问题。
有无线电,每个车队肯定都在告诉哪些车手开得快或不快。
“从5岁开始,赛车就成为我生命中极为重要的一部分,”科威尔说,“赛车运动一直是我生活的一部分,但我想应该是是时候解决了,”他在接受motorsport.com采访时说,“我和奥拉(康林松,梅赛德斯ceo)有过愉快地交流,hpp的过渡按照最符合部门利益的方式完成。
这是一个复杂的赛道,在这方面非常困难,所以让我们看看。
他确认这些数据并非来自倍耐力。
沃尔夫承认,梅赛德斯车队的母公司戴姆勒是否削减对车队的预算对他们的未来至关重要。
f1的ceo凯雷表示:“7月份赛事回归让他们非常振奋”,他预计全年的赛事为15-18场。
我们虚席以待。
”但迈凯伦的扎克布朗已经封死了头哥下赛季归队的可能。
”他对f1官方网站表示。
”除了把和红牛一起夺冠作为目标之外,本田还希望他们能够帮助红牛二队确保其在中游车队前列站稳脚跟。
”“他应该减速让我过去,他没能减速然后又加速。
7月份从现有岗位上退出。
“总的来说,我为自己在q3中的单圈成绩感到非常高兴,那是我在第一场比赛中弱点,我曾在澳大利亚的排位赛之后因此而感到失望。
“可能是空气动力学配置。
我们10支车队都应该为成为这样的f1的初入者而骄傲。
在2019赛季揭幕战澳大利亚大奖赛上,日本制造商赢得了他们v6涡轮混动时代的首个领奖台,这也是他们和红牛开始合作后的第一次。
(考拉)f1雷诺车队领队阿比托布尔表示:f1车队在控制车手薪水的问题上有必要采取更理性的措施,以确保f1的可持续性。
荣耀将为谁臣服。
所以是的,我个人的去留并不是决定性的。
”山本说。
很难接受,但感谢车队在整个周末提供了一辆出色的赛车,我相信我们会变得更强的。
”“等我去见干事的时候再谈,这不是我第一次去,也不是最后一次。
我很乐意看到,海维尔从7月份开始接手我的工作。
”“我认为竞争非常激烈。
“这些数据并非来自我们,我认为要预测任何一台赛车轮胎的剩余里程是非常困难,我们只能做出一个平均的数据估计。
2021年的新规则似乎让f1从财务上变得更加健康、可持续与有竞争力,沃尔夫认为,在这种机会面前,梅赛德斯选择走的时机并不对。
(考拉)2019年f1法国大奖赛第一次练习赛,梅赛德斯车队包揽前二,汉密尔顿做出单圈时间1分32秒738排名头
了解赛事详情及报名参赛请至官网
车队对诺里斯和塞恩斯都感到满意,“没有空余的席位”。
不过艾里森暗示:无论托托的去留,梅赛德斯作为一支庞大的车队,都必须沿着成功的道路继续走下去。
去年,本田在巴林站获得的第四名,是他们和红牛青年队在2018赛季的最佳成绩,而在澳大利亚,他们也是以一个获得积分的第十名作为2019赛季的开始。
他从路边跑了过去…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不在右手边减速。
不过在本赛季结束之前,他会留在车队协助新hpp团队过渡。
”他说。
这不仅是在巴库的直道,它还有应对许多弯道。
我们应该清楚自己面前的机会,将精力集中于如何让每个人都能有一份好的合同。
这是本田自2015年重返f1以来,获得的第一个前三名。
阿比托尔对《汽车运动》确认:车队正在就车手薪水作为未来成本控制一部分的问题展开讨论,而且很多车队希望能够在近期解决这个问题。
谁将最终入选全国20强。
我们已经建立了架构,我就是这个一直成长的车队的一部分。
“就红牛而言,他们是一支顶级车队:优秀的车手,很好的管理层和很棒的底盘。

点击查看原文:嘉兴市F1资讯杨扬沃尔夫谈法拉利换位风波:我们也偶尔为之


F1